2021年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COP 26)已於1112日正式結束,相信關心全球暖化與氣候變遷的讀者朋友都會對本次會議內容抱有諸多好奇。針對這次會議,本文為讀者分享來自希臘左翼組織「開始(Xekinima  Sosialistiki Diethnistiki Organosi)」的分析和觀點。

 

「COP26會議召開前,有個非正式的口號是『維持1.5°C』。如果要將全球暖化的升溫限制在1.5°C之內,就必須大量減產全世界的煤炭、石油和天然氣。但是這場在格拉斯哥舉行會議卻沒有跡象表明這項要求將會被實現。」

 

當這些話是來自《金融時報》(資本主義世界最權威的新聞媒體之一)的時候,格拉斯哥會議的結果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金融時報》又說,「見識了格拉斯哥會議後,我們現在是時候該承認聯合國氣候峰會其實毫無意義了」。

《金融時報》的結論和當中的無奈感主導了全世界所有真誠的資產階級媒體。許多資產階級的時事評論員心裡也明白,我們需要採取相當重大的措施才能阻止迫在眉睫的氣候危機,但他們卻不看好這項措施落實的可能性。殘酷的事實擺在眼前:COP26曾被視為將是2015年巴黎會議後最重要的一次國際會議,因而這場氣候峰會在舉辦前就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

但是格拉斯哥會議中没有做出任何具體的決議,只得出一個籠統的聲明:我們需要努力減少温室氣體。我們根本就不需要一個國際會議來告訴我們這件事,各國政府早就已經在一直重複這段老生常談了。

這次氣候峰會的參與代表們決議每年都應當要舉辦這樣的會議,有人把這件事列為會議的成果。但其實這早就是默認的規矩了,自1992年(29年前)的第1次國際氣候峰會以來,至今已經舉行了26次的氣候會議。

各參與國都宣布了自己的減排目標——也就是他們出於自願的 「承諾」。但是根據所有真誠的氣候學者說,即使所有國家都嚴格遵守了自己的 「承諾」(對此我們可以先持高度懷疑的態度),也仍然沒有辦法將全球暖化的溫度限制在聯合國和歷代會議提出的目標,也就是比工業革命前升高1.5°C之內。

COP26會議期間,場外群眾抗爭(圖片:Andrew Milligan/PA Images/Getty Images)

 

急難當前

根據綠色和平組織最近的一份聲明說,「大氣中的二氧化碳(主要溫室氣體)濃度達到了至少200萬年內的最高紀錄」、「地球在過去五年中(2016-2020年)達到了自西元1850年(全球溫度開始被紀錄的年份)以來最熱的高溫記錄」。

氣候危機是一個不需要統計數據和表格就能理解的現實,地球每天都在面臨其衍生的災難:熱浪、乾旱、飢荒、致命的野火、毀滅性的洪水和風暴、海平面上升、冰蓋融化……等等。

以上的自然災害都是全球平均溫度比起工業革命前升高1.1°C後所發生的。因此,我們現在還只是處於這場災變的開端……

如果不立即制止,環境破壞將在某個階段開始進入惡性循環。許多科學家認為,跨越某些臨界點的災變過程已經開始,這將使氣候變遷的範圍和強度急劇增加。隨著環境危機的加深,眾多島嶼和海岸將被淹沒在海平面之下,由於氣溫過熱和冰蓋的融化,海平面預計將上升7公尺以上。

據估計,這將迫使10億人不得不離開家鄉,成為氣候難民。讓我們考慮一下這將產生什麼樣的社會和政治後果,先前光是400萬來自敘利亞的難民就已經在歐盟引起了一連串的政治動盪。

根據彭博社報導,「聯合國估計,全球作物產量可能因氣候變遷下降約30%,而在此同時未來幾十年糧食需求卻預計將猛增50%。」

除了目前8.564億營養不良的人口之外,氣候變遷也可能導致另外20億人口掉到飢餓線以下。

研究人員說,即使各國破天荒的遵守承諾,COP26的 「決議」也仍將導致全球溫度上升2~3°C氣候行動追踪組織(CAT)的一項分析說道,即使COP26的目標實現,溫度也仍然會升高2.4°C。

 

鱷魚的眼淚

 「請允許我向所有與會代表表示,我為氣候變遷的發展情勢道歉……我深感抱歉。」

英國COP26主席阿洛克・夏爾馬對聚集在格拉斯哥的200多個國家的總統、總理和部長面前,用這些話開始了他的閉幕演講。

他不得不暫停幾秒,止住他的淚水,代表們被主席的情緒感動,現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在這一事件之後,可以肯定的是,所有這些高薪和腐敗的建制派捍衛者的良心都感到了滿足……

如上所述,以COP(締約方大會)名義組織的聯合國氣候會談始於1992年。自此至今,溫室氣體排放一直都在穩定上升,幾乎每年都會創新記錄。少數例外是2020年全球工業和貿易因為疫情而停擺的時候。

COP26原先預定10月30日星期六開始,11月12日星期五下午6點結束,然後最後卻延至11月13日(星期六)晚上結束。整場談判一直持續到最後1分鐘,因為出現了嚴重的僵局。兩天前,印度在中國的支持下,對最終文本提出了一項修正案,將「逐步淘汰」煤炭使用的目標替換為「逐步減少」。

換句話說,這場氣候峰會甚至沒有對何時淘汰煤炭和褐煤這些污染最嚴重的化石燃料取得共識;只決議要減量。

印度和中國的修正案激起了很多討論,很多評論家指責中印要為峰會的失敗負責。同樣的,這當中也存在著極大的虛偽,COP26決議的原始文本僅提到了廢除使用煤炭和褐煤的目標,但沒有提到石油和天然氣。換句話說,主要的石油和天然氣生產國(美國、沙烏地阿拉伯、俄羅斯、挪威等)可以繼續開採石油和天然氣,但像中國和印度這樣依賴煤炭的國家卻必須承諾廢除。想當然,他們必然會拒絕這種提議。

 

「民族」利益與資本主義

 當然,燃煤和褐煤生產能源的做法應該廢除,因為火力發電廠排放的溫室氣體比其他任何化石燃料都多更多。

但沒有哪個統治階級會為了別人的健康而犧牲自己的利益。燃煤是污染程度最為嚴重的發電手段,但同時也是在經濟上最有利的手段,特別是對於擁有大量煤礦的國家而言。放棄煤炭並轉型使用可再生能源需要付出昂貴的代價,所有商品的生產成本會變得更加昂貴(因為用於生產商品的能源漲價了)。沒有資本家會為了社會的利益而犧牲自己的利潤——如果有人這樣做,那麼他們就會被其他資本家鬥垮,失去資本家的地位。同樣邏輯也適用於全球資本主義框架內彼此對立的國家。

在中美衝突的時代,這種刻在資本主義體系中的法則被變得更加激烈。我們不僅處於大經濟體之間為了爭奪更多國際市場而進行的一般競爭,也處於兩個超級大國之間爭奪全球統治權的鬥爭。因此,競爭正變得更加尖銳。

圖片:Andrew Milligan/Getty

 

為調整提供補貼?

 工業相對落後之國家(即所謂的「開發中國家」)的「氣候變遷調整計畫」成本問題,實際上是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關心的重點。開發中國家對全球污染的貢獻當然非常小,因為他們在世界經濟中的比重很小,例如,美國與中國的空汙量佔了全球總量的40%。但是,如果要有一個涉及開發中國家的全面過渡計劃(例如阻止拉丁美洲、非洲和亞洲的雨林遭到破壞),就必須以富裕的工業化國家的必要財政援助為行動基礎,而這也是所有國際氣候會談,也包括COP26的一個根本前提。

2009年以來,富國已承諾每年向窮國提供1,000億美元以幫助他們實現這個調適計畫。這是2015年的《巴黎協定》為了把溫度升高限制在1.5°C以內的計畫要點之一,然而窮國卻從未真的拿到這些錢。

COP26會議代表們重新確定了2022到2023年的目標。但是,除了大量延遲(揭示了「發達」國家對於氣候問題的偽善),還有另一個必須注意的重點,這筆錢的絕大部分都不是無償援助,反而是以貸款發放。根據人道主義組織樂施會(OXFAM)的說法,這筆錢中只有1/5是捐款,而其餘的4/5都是貸款!

因此,當負債累累的「南半球國家」無法償還之前的貸款時,富國們倒還向他們提供新的貸款。這徹底揭露了所謂「人道主義」和「關愛環境」的說辭是多麼虛偽!

 

濫伐樹林與甲烷問題

 COP26主席說,會議的最終協議或許不是大家想要的結果,但能達成協議仍然是重要的。

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歐·古特瑞斯說,1.5°C的目標仍然存在,「但這將是我們一生的任務」。我們不予置評。

2019年引發全球青年氣候運動的瑞典氣候活動家—格蕾塔·童貝里—譴責格拉斯哥的200個國家領導人們「盡說屁話」。她說的可是一點也沒錯。

某些國家做出的決定背後,美國代表發揮了主導意見的作用。很明顯,拜登正在試圖擺脫前任留下的遺產。川普在2017年曾說:「美國東部在除夕時出現了歷年最低溫的氣候,也許全球暖化是件好事…」。因此,許多國家(約100國)已經簽署了一項自願協議,決議要在2030年前使全球甲烷排放量減少30%,並要一同暫停森林砍伐。

但這基本上只是一廂情願的,他們並沒有承諾具體如何作到這一點。

這裡值得注意的是,巴西總統波索納洛也是停止森林砍伐決議的一員。

然而像半島電視台報導:

「2009年至2018年期間,亞馬遜雨林的平均砍伐率是每年6,500平方公里。自波索納洛2019年執政以來,每年的伐木面積已經上升到10,500平方公里……僅在10月份,已經有877平方公里的亞馬遜雨林被砍伐,比2020年同月又增加了5%……」

以上是波索納洛的「政績」,但此時他又面不改色地在格拉斯哥承諾要在2030年以前停止砍伐亞馬遜雨林(當然,這裡是指亞馬遜雨林的尚存部分)。

 

結論

出席COP26會議的那些有權有勢之輩沒有做出任何有建設性的建議。這並不是因為他們蠢,而是因為他們是資本家。他們為了自身利益而甘願當危害社會和地球的罪犯,並且將來也不會悔改。

這些人「找不到」克服氣候危機的方法,所以只能採取臨時性的行動,例如在山區、森林甚至「自然」區種植巨大的風力發電機,結果就是以拯救環境為名破壞環境。他們沒有能力有組織地將各國從「骯髒」化石燃料過渡到可再生能源為主的永續社會,因為這個任務需要國際的互助與協調,但這些傢伙做不到。

這造就了今天的能源危機。天然氣、石油和電力價格飆升,其中原因包含去年夏天風勢較弱,使得風力發電的性能沒有達到預期。

資本主義的正常運作實際上阻礙了任何企圖認真解決氣候危機的行動,因為這個體制裡面,企業和國家之間的關係都是以利潤和競爭做為基礎。資產階級不能也不會為了環境而犧牲自己的利潤和停止爭奪世界支配權的鬥爭,同時國與國之間不間斷的鬥爭又導致有意義的國際互助無法實現。

資本主義的補救總是杯水車薪,缺少遠見而效率低劣。環境危機真正的解決方式應該包括以下幾點:

  • 給各種永續發展計畫訂下明確、有約束力的目標。這麼做不僅是為了遏制全球暖化,同時是通過大幅減少排放量來扭轉災變

 

  • 立即停止破壞吸收二氧化碳的森林與海洋

 

  • 制定明確、具體、有約束力的計劃在2030年前不再使用煤炭和石化能源

 

  • 將所有能源開採事業國有化,讓能源生產不再以個人盈利為目的

 

  • 將運輸部門國有化,並且在任何可能的情況下,用鐵路運輸取代飛機。現有的鐵路技術可以以每小時數百公里的速度運行,所以應該對基礎設施進行必要的投資。公共交通應該提供高質量且免費的服務,吸引人們停止使用私家車。

 

  • 果斷且有組織地將當前的能源生產手段轉型為可再生能源或其他形式的綠色能源,例如氫氣等等,避免導致價格上漲的重大能源短缺。

 

  • 認真研究可再生能源的安置地點,我們應該反對那些以拯救環境為名,為了安裝風力發電機而嚴重破壞山脈、森林和海灘的作法。

 

  • 加強研究對環境友善的儲電手段,也就是研究對環境影響較小的電池,例如液態空氣電池、氫氣等。

 

  • 建立起一個國際之間互助合作的計畫

 

資本主義統治者無法作到這些措施,因為它們不希望國家對經濟進行干預(資產階級認為這會損害他們的命根子),而且資產階級的思考邏輯基本上是給民間利潤激勵,期盼讓私營部門為他們工作。這樣的政府不能超越其經濟制度的限制,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對抗氣候變遷的唯一機會是發展能夠迫使政府這麼做的群眾運動,以及建立能夠挑戰執政黨的新的激進和革命左翼的群眾政黨,以獲取實施上述方案的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