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7日,我們出席「巴奧正名」公投聽證會,本文為我們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對於此次聽證會的政治的完整回應。

面對這次的聽證會結果,我們遺憾地看到不論是前來參與的體育署、外交部的官員還是各個體團,皆表現出強硬且迴避式的態度,拒絕正面回應這場「巴奧正名」公投所追求台灣主權的願望和民主權利。在這邊我們針對四個最主要的癥結點,做出政治上的回應,並且指出為什麼我們需要這場公投(可參考中選會於本次聽證會的全程錄影)。

 

  1. 關於「東奧正名」期間,國際奧會三度來函的真相

 

中華奧會指出,2018年國際奧會曾三度來函,表達其對台灣正名公投的立場是持反對態度(影片39:08)。

 

然而事實的真相是,在2018年進行「東奧正名」期間,之所以會有國際奧會的三度來函,正是起源於前任中華奧會國際事務組組長姚元潮刻意扭曲事實的信件。在姚元潮的信件內,將台灣公民可望透過公投的民主程序,爭取一個國際平等地位,扭曲為政府迫害。而在國際奧會的三度來函當中,完全沒有提及選手權益會因此遭受影響。這很顯然是中華奧會假借選手權益,以此嚇阻台灣公民渴望正名的民主權利。而更讓人遺憾的是,體育署及外交部的官員,也以此事件作為依據,來逃避面對廣大公民的身分認同和正名的意願。在2019年間,監察院就中華奧會干預「東奧正名」公投一事,及各政府部門之間的軟弱提出調查,並要求改善。但令人感到錯愕的是,在這一次的聽證會上,到場的政府官員以及中華奧會的態度,不僅沒有改變,還更加強硬的想要再次阻擾台灣公民捍衛台灣主權的民主權利。

我們必須再次強調,「三度來函」事件本身就存在中華奧會插手挑撥與扭曲事實的爭議,我們應該對這個例證保持存疑的態度。且直至今天,中華奧會仍試圖以此事件來作為反對正名公投的例證,此舉無疑是混淆視聽,非但阻礙了社會大眾的正名心願,更讓我國公民被進一步誤導,誤解「以台灣為名,參加國籍奧運賽事」的本質。

 

  1. 洛桑協議是否是一個不可撼動的鐵板?

 

在聽證會中,代表體學界的林教授指出,若違反洛桑協議,則可能危害到選手的參賽權益(影片33:05),同時,後續多位體團也不斷引用洛桑協議,作為駁回公投案的論據(如中華民國體育運動總會,影片44:50)。

 

在討論洛桑協議時,我們就必須先從政治上定義洛桑協議。洛桑協議是兩蔣獨裁時期,為了鞏固自身獨裁統治以及強加中國民族主義思想在台灣公民身上,為此獨裁意識形態,不惜的拒絕參與多屆的國際奧運賽事,才導致國際奧會展開談判。更讓人感到哭笑不得的是,當時國際奧會給予我們一個機會可以選擇以「Taiwan」之名參與國際賽事,最終卻在兩蔣獨裁的大中華民族主義的主導下,選擇了「Chinese Taipei」。總地來說,洛桑協議是在兩蔣獨裁時其所造成的歷史毒瘤,而與今日台灣走向民主轉型的道路截然不同。我們堅定地相信,消除各種獨裁時其所留下的造業,是走向更徹底的民主權利所不能忽略的任務。同樣的,所有的國際協議都會依據國際情勢轉變、全球政局的重組而逐漸出現「再議」的空間。在五年前,台灣與國際間的官方/非官方合作,都較今日來得更加稀少,這說明國際協議的改變與否,向來都取決於國際政治的需要和發展。倘若我們不在現下──即國際情勢有利於台灣進一步爭取民主化的今天──嘗試爭取正名運動的可能性,那麼我們應該等到什麼時候呢?至少我們可以確信的是,如果連台灣自己都不積極踴躍地爭取,那麼洛桑協議──這個獨裁時期的遺毒就更加不會有改變的可能!

儘管我們很清楚,在公投法的限制之下,並不能夠直接針對私人部門進行干預,但我們能夠做到的就是透過民主的程序,展現出台灣公民對於打造「台灣隊」的願望,向政府機關表達此「正名」的要求。即便最終政府機關所扮演的角色僅能夠「咨請」中華奧會透過正當程序重啟洛桑協議,且可能在中華奧會的強力阻擾下無疾而終,但此公投所帶來的結果,也能夠向整個國際展現台灣公民至下而上,捍衛台灣主權的力量。

到了這個階段,這場公投就已不再是一場公投,而是一場反對中共獨裁壓迫、爭取台灣民主權利的重要運動!

  1. 選手權益與民主權利

 

聽證會上,也有許多質疑的聲音,在於台灣公民是否有權及其必要性,「介入」運動選手在國際上爭取個人榮光(影片1:02:55)。

 

但現實是,運動選手出國參加國際運動賽事之時,就不僅僅是代表個人,運動選手本身反應了一個民族國家國力的展現,並且緊密的聯繫著同一個民族的情感,否則為何個體團往往都只強調「為國爭光」,而不是強調「為選手自己爭光」呢?再者,台灣政府每年也給予數千萬的財政預算,以此發展體育競賽產業和強化選手訓練水平,那麼當台灣的運動選手出國參賽之時──尤其以國家之名參賽時──不就不僅限於選手個人,而是涉及全體社會的共同任務了嗎?至今台灣仍無法和其他國家一樣,可以以自己的國名參賽,這不僅僅只是影響運動選手的權益,更是傷及了台灣公民的身份認同及民主權利,故兩者當然無法分割來談。

固然,許多人都會有一個運動無國界的理想,期望運動不受政治干預。但台灣所派出去的運動代表隊在國際上被冠以「Chinese Taipei」的時候,很顯然就是受中共獨裁政權打壓,並且處在一個受政治干預的前提下。此刻若一方面渴求身份認同,但又不著手推行本次公投運動,反而認為這僅僅屬於選手的「個人事務」,不就無異於癡人說夢嗎?更重要的是,將運動選手的個人榮光與台灣公民的身份認同分割,實際上就等同於要求台灣公民繼續委曲求全,壓抑著我們爭取國際平等地位的機會。

另外,中華民國體育運動總會強調「首要任務是為國家爭取無限榮譽」,但在今天的政治現實中,Chinese Taipei可以被譯為「中華台北」或「中國台北」,那麼,我們所爭取的榮譽,到底屬於台灣、中華台北,還是中國台北呢?難道中華體總指的「為國爭光」是指「為中國爭光」嗎?從這個基礎事實出發,正名公投不僅名正言順,更有其必要性和迫切性。

 

  1. 是否屬於諮詢性公投?

 

這場聽證會上,受到最大的質疑在於公投通過以後,是否可以被成功執行(如影片38:48)。針對這件事情,我們要明確指出,公投的本質是讓台灣的公民能夠透過民主投票的程序,來向政府施壓並且表達公民的民主願望。而這次的「巴奧正名」公投,儘管我們清楚知道,即便公投通過以後,依照現有的制度以及中華奧會的政治立場,也難以帶來具體的改變,但這並不代表台灣公民沒有民主權利透過一場公投,反對中共在國際上對台的打壓,爭取國際平等地位並且進一步推動「正名」的願望。

綜觀歷史,因為社會運動促進社會進步的例子比比皆是,無論是女性投票權、能源政策、對少數族裔的保障等重要社會議題皆可羅列於其中。這也就說明歷史上各個社會運動的推行,從來都不會、也不可能僅限在「公法」上的轉變,還會連帶影響一切民間組織的運作。我們相信這麼一個簡單的道理,各大體團代表不可能不明白,故癥結就在於他們不願意接受這種轉變,甚至試圖抹殺這場公投運動、阻饒它的成形。

無論各體團擺出何等姿態,民眾追尋台灣民主權利的熱情都不會被澆熄。倘若這場公投最終勝利,其所帶來的絕對不會只是政府是否能夠執行的問題,而會進一步向國際展現台灣追求主權,反對中共獨裁和壓迫,以及捍衛台灣民主權利的決心,也有機會變相的削弱親中共、反台獨的保守勢力。而本次聽證會上,諸多體團發言正是用許多技術的問題來迴避這場「巴奧正名」公投最重要的捍衛民主權利的精神。

總結. 尊重選手權益的同時,更應該同步深化民主權利,推行社會發展進程!

 

針對以上回應,我們已全面地回復了各大體團在聽證會上的片面扭曲和倒果為因,同時也揭露了相關政府單位的不作為和軟弱。如同我們在聽證會上的發言(影片1:10:00),2020年因為香港民主運動為台灣帶來的巨大震撼,催化了台灣公民「抗中保台」的決心,最終讓民進黨政府取得了空前的勝利。然而,政府單位卻遲遲沒有在台灣公民的身份認同之上做出推進,反而不斷用「有在努力、愛莫能助」等言詞搪塞過關。

我們希望每位支持台灣民主權利、反對中共獨裁和對台壓迫的朋友們,能藉著本篇回應明白到我們最重要的訴求:我們需要一場團結且廣泛的群眾運動,才有可能繼續推動台灣民主化的歷史使命。直到現在,我們依然在等待中選會的意見書,並且依然活躍於各個擴大台灣民主權利的場合中。

最後,無論中選會的決議結果如何,我們都會持續努力,直到開花結果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