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新年作為華人社會最重要的節日,是多數華人家族團聚的日子。中國每年春運期間,數十億中國人從他們工作、就學的城市返回家鄉過節的場面,每一年都重複地上演。

歷經舟車勞頓,好不容易會到老家的青年們,面對的卻是親戚們的連番追問:「你有對象了嗎?」、「年收入多少?」、「打算什麼時候生小孩?」,面對這些如靈魂拷問般的問題,許多中國青年選擇在春節期間留在外地的家中,或是出外旅遊,即拒絕與親戚有任何交流與往來。

這種現象被稱為「斷親」,並在今年春節期間成為了熱門關鍵字。為何這些青年選擇留在城市,而不是返鄉過年?又為何這種現象會在近期成為流行?本文將帶您探討這些問題。

 

什麼是斷親?

斷親顧名思義,即斷絕與親戚的往來,這種現象在中國的年輕族群間特別興盛。由於平時繁忙的工作,讓他們鮮少與親戚有往來機會,因世代之間的隔閡,讓他們與親戚少有感情聯繫。再加上近年來中國青年的工作和生活壓力遽增,須經常面對過度競爭帶來的衝擊,親戚關係—這種無法取得實質利益,又常帶來困擾的無效社交,自然為中國年輕人所拋棄。

根據南京大學教授胡小武在2022年所做的調查顯示,18歲以下的年輕人中有63.1%「和家裡如果沒有事情幾乎沒有聯繫」。即便是26到30歲的年輕人,有58%也僅是與親戚偶爾連繫。可見斷親在年輕群體間,已逐漸成為常態。

一項調查顯示,在中國90後、00後群體(即1990年代或2000年代出生的青年),這種現象已經成為了常態,在參與投票的近11萬網友也表示對這種現象表示支持,認為這些親戚不值得他們往來,這顯示斷親在年輕族群間,已經受到青睞。

 

為什麼會斷親?

在過去的農業社會,生產被限制在特定的土地,多數人僅在其居住的鄉村務農,人口的流動也極少。當時的人們也習慣大家庭的生活,親戚之間的關係也比今日更為緊密。這種現象在中國改革開放後,因為戶籍制度逐步鬆綁,使得大批農村人口到城市工作,與留在農村的親屬接觸的機會也就更少,通常僅有在節日期間才有碰面的機會。鮮少的聯繫下,彼此難以建立緊密關係,也為斷親的產生帶來基礎。

同時,由於經濟的發展,中國民眾的生活和過去相比有相對改善,且大批人口已從鄉村轉至都市,他們不需要像過去依靠家族內的相互協助以獲取資源或應對各種風險。因此,都市內的小家庭獨立性增強,對於親族的需求便相對降低,也就沒有了與親戚緊密聯繫的必要。

另一方面,親戚間的相互攀比也構成多數青年的壓力來源。青年在新年的餐桌前,便經常成為諸多長輩用以比較的工具,這讓青年對於拜訪親友更為抗拒,加深他們對於斷親的渴望。

媒体:“不爱走亲戚”可能不只是因为年轻人的叛逆_手机新浪网過年期間,親戚的互相攀比構成了多數青年的壓力來源(圖:新浪新聞)

 

內捲、躺平的延續

除上述的成因外,近年來中國的經濟危機和激烈競爭也助長了這波斷親潮。

一位中國的青年在求學階段,家長為了提升其與同儕競爭的能力,經常要求參加各式才藝班、補習班等,學習的時間大為增加,而休息時間則通常寥寥無幾。研究中指出,這種壓力讓青年在學生階段的社交圈與長輩分離,因為他們相處的對象僅有父母和同儕,鮮少有機會和親戚聯繫。

這些學生在大學畢業後,也必然面臨求職的競爭,尤其在COVID-19疫情後,這種競爭更為激烈。在經濟衝擊下,符合畢業生的工作機會大幅減少,每年的畢業人數卻仍居高不下,造成的結果正是高失業率。今年1月,在調整失業率的計算方式後,中國16到24歲的失業率仍高達14.9%。部分找不到工作的青年,轉向尋求競爭更激烈的公務員考試,只為獲取一份安穩的工作。

即使有工作的青年,也經常遭受「996」式(早上九點到晚上九點工作,每週工作六天)的嚴酷工作壓力,卻未能獲得合理的薪資待遇,更何談勞動條件的保障

在這種高壓的「內捲」環境下,中國青年的挫折感難以言喻,在極權統治下,任何不滿的情緒或聲音也必然受到壓制。於是,越來越多中國青年選擇停止無意義的競爭,開始了他們的躺平之路。而親戚關係對他們而言,既無法帶來任何幫助,又會造成不必要的社交成本,實際上無益於徒增壓力。

 

我們的觀點

不可否認,在資本主義社會中,家庭內部的關係必然愈加疏遠,型態也轉為較小的核心家庭,這的確為這場斷親潮奠定基礎。即使是在台灣,青年對於親戚提問感到不厭煩的現象也同樣存在。根據統計,多數18至24歲Z世代青年最無法接受被問及人生規劃(56%)與工作(50%)等相關問題。

但是我們不能忘記造成中國斷親現象的最關鍵因素:年輕人之間的內捲現象。在現今中國的資本主義社會之下,青年不再像他們的父母輩一樣看似以自己的努力改變生活,而是要面對高度競爭的壓力,高工時、日益上漲的房價與中共政權對言論自由的控制,也讓青年的處境變得更加艱困。因此,斷親對中國青年而言,可謂是不得不做的選擇。

在中國以至全球經濟日益不穩定的前提之下,要徹底改變中國青年的困境,就必須拋棄這種「以社會主義之名,行資本主義之實」的經濟制度與中共的政治獨裁,並與全球的青年們共同反對資本主義帶來的壓迫,建立一個真正的社會主義。這個任務不僅是中國青年的政治使命,更是全世界受到壓迫的青年、勞工的歷史性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