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三月,立法院三讀通過「十八歲公民權」修憲案,依法公告半年後將在11/26舉行公民複決投票。台灣在解嚴後歷經七次修憲,構成了現今的憲法,而時隔15年,我們將迎來第八次修憲。特別的是,這次修憲案是首個由人民複決修訂的憲法修正案,對台灣人的民主權利而言,是一次意義重大的修憲,也是爭取青年民主權益的重要機會。

換句話說,若這次公民複決的修憲案得到通過,將會是深化台灣民權利的重要一步。我們在此呼籲所有支持青年權益與台灣民主權利的朋友們,一同在11/26站出來投票,讓18歲公民權得以正式通過!

 

18歲公民權通過的好處有哪些?

下修公民權年齡對於台灣社會整體來說,有三大好處:

第一、在目前的法律規範中,18歲便須擔負起「完全責任能力人」的身分,並需對刑法負起完全的行為責任。然而,18歲青年卻只得在20歲時才能成為完全行為能力人,獲得一名成年人所擁有的各項權利。

雖然在2023年時,《民法》上的成年年齡門檻將下修為18歲,但其範疇卻仍受限於結婚、繳稅等民事權責,青年仍然無法享有選舉與被選舉等政治權利。這也使得青年更難以表達其政治主張以選擇對其有利的公共決策。若18歲公民權得以通過,青年的權責能力將有更大程度的「對等」,使其不再只有義務而沒有相應權利。

第二、實踐公民權利的年齡限制將變得更低,可以使公民教育和民主政治能更加成熟。在中華民國的教育體制體下,年輕人被考試及填壓教育剝奪了對公共事務探討、思考的機會,只能從教科書給定的「正確答案」中認識世界;另一方面,台灣青年群體的政治討論往往也只侷限在公民課、社會課等制式卻缺乏實際經驗的課程領域中[1]

下修公民權年齡,可以讓年輕人一起參與到選舉與選舉機制的決策中,從而透過實踐、培養政治化的思維素養,並透過選舉權與被選舉權參與到部分的公共事務決策中。

第三,改變政壇權力生態,讓青年的聲音也能被顧及。根據勞動部的資料,今年七月15至24歲的青年失業率達12.29%,遠較總體失業率的3.78%來得更高;另一方面,即使將青年失業率拆分為15至19歲(9.16%)、20至24歲(12.68%)兩個區間,其失業率仍較其他年齡層更高。這顯示了當年青年的經濟困境,也反映在青年嚴重「躺平」的現象之上。

但當今天18、19歲的人也有選票之後,青年人面臨的失業、過勞問題,可以因此成為政治議程中不可忽略的一個聲音,從此對決策者造成壓力,促使這些問題或其他青年人重視的問題得以被重視。與此同時,青年的被選舉權也將從23歲下修至18歲,代表將有更多的青年能有機會參加到公職選舉中。

 

門檻與挑戰

根據各家民調顯示,近幾年的民意逐漸轉向支持18歲公民權,反對的人數比例逐漸減少。例如,2018年時,台少盟(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就曾與東森新聞雲民調中心合作進行網路民調,對比前幾年的各家民調結果,發現不同意公民權下修年齡的人數比例大幅下降。

不過,更近期的民調來自台灣智庫,2020年時召開修憲民調記者會公布民調結果僅35.1%民眾支持18歲公民權。其中,國民黨支持者不同意的比例高達八成。最新的民調亦顯示,40至60歲群眾多半並不支持18歲公民權,且願意透票支持的比例僅佔39.5%。這也牽涉到另一個重要的挑戰,即高昂的投票門檻。

本次公民複決倘若要達到通過門檻,至少得需要965萬人投下同意票。這是什麼概念?2020年蔡英文總統大選得票總數是817萬;2018年公投綁大選,投票率衝過五成,最高得票的一案「每年降低1%火力發電」同意票總數是795萬。相較之下,965萬票是一個非常難以達到的門檻,如果未達門檻,即便同意票大於不同意票也無法通過本修正案。

因此,就算用民調最樂觀情況假設,投票率仍將成為本案難以跨越的難題。這一再說明,本次公民複決的修憲案需要所有重視青年權益的基層勞工、進步群眾一同團結起來,共同爭取這項民主權利。

 

18歲公民權不是萬靈藥——我們的觀點

儘管公民權的下修是一項重要的改革,但在其他先進資本主義國家中,18歲公民權卻是一項行之有年的基本權利。另一方面,18歲公民權的通過,並不代表青年失業與低薪、血汗過勞的困境就能直接被解決。要想解決這些問題,仍需要先進青年團結起來,共同為反對經濟困境與爭取徹底民主權利而抗爭。

其次,在立法院內的修法工程中,其實有非常多重要議題未能取得共識。可以說,許多值得被討論的、重要程度不亞於十八歲公民權的議題,仍被統治階級拒之於門外。其包含但不限於:修憲門檻降低、基本薪資、工會組織門檻下修、廢除集會遊行法、環境正義與性別平權等。縱使上述所列舉的項目並不全然屬於修憲範疇,但還是反映出台灣與真正的「民主、進步社會」仍有相當遙遠的距離。

最後,儘管我們可以看到各大政黨皆在不同程度上表態支持18歲公民權,但當其面對到上述所列舉,攸關台灣基層群眾經濟權益與政治權力等訴求時,這些政黨仍會站在維護資產階級權力的天秤右側上。具體來說,要想實現這些民主權利,皆需要我們建立更強大的群眾運動,並打造一個強大的群眾性政黨,以此超脫資本主義社會的桎梏,為一個不同於資本主義的新社會制度而奮鬥。也只有這一途徑,才能根本性的終結血汗過勞、環境破壞、民主赤字等當代社會必然的困境。

 


[1] 可參考我們關於教育制度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