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統獨之爭與國族認同——不是中性選擇題,而是一個反壓迫運動

作為致力於推動建立具備群眾影響力之左翼政黨的馬克思主義者,絕不能無視在我們所身處的地區之中,群眾所懷抱的各式反壓迫情緒——這不僅攸關著我們是否能爭取更多進步群眾親近、走向我們的政綱與旗幟,更關乎著我們是否能讓馬克思主義思想與社會主義理念在這時代中重新深入人心。

因而,當代活在地表上的馬克思主義者總是以最靈活與積極的態度介入在爭取性別平權、對抗種族歧視、推動能源革命與氣候正義的運動中;當然,也包括著爭取民族/住民自決權、對抗民族/住民壓迫的運動[1]

在台灣,廣泛的群眾對於中共獨裁政權打壓台灣及意圖吞併台灣的野心感到不滿、憤怒、恐懼,同時其中亦有部分進步群體因著對民主權利與民族/住民自決權的認同與追求而期待著有朝一日能夠以「台灣共和國」來取代「中華民國」,實現真正的台灣獨立。這樣的群體之人數亦伴隨著台灣民主化的這一事實而成為長期增長的政治趨勢;近兩年又因著香港民主運動對中共獨裁的反抗及中美帝國主義衝突成為世界資本主義發展主旋律後而得到強化。

對於真正的台灣獨立支持者而言,以台灣共和國來取代中華民國,是實現台灣獨立的前提之一。圖片來源/取材自臉書專頁「台灣共和國」。

對於中共政治打壓與意圖吞併台灣的野心,之所以引起廣泛群眾的不滿、憤怒與恐懼,主要的原因乃在於害怕失去既有的資產階級民主權利[2],其次的原因才是各類政治與歷史因素——包括對台灣獨立的追求、中美衝突中的站邊押注、國民黨反共政策的歷史遺緒[3]等——交互混雜。

相對而言,對比起主張對中共獨裁屈服、歸順、或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保守傾向而言,對中共獨裁的打壓與吞併野心抱持著憤怒與不滿、積極抵抗與批判獨裁政權的傾向則毫無疑問更為進步些——而抱持這類立場之群體,往往普遍在環境保育、性別平權、反對種族歧視與勞工運動等進步運動中抱持著相對更為開放與同情支持的取態。

上述這類群體,其中有越來越多人正走向支持以「台灣共和國」來取代「中華民國」的政治立場上,這類立場也就是嚴格意義上的「台灣獨立」。

「台灣獨立」這一政治主張,崛起於台灣歷史上反國民黨獨裁的民主運動之中,而在2014年反服貿運動後進一步擴散爲進步群眾之中的一種「模糊之政治共識」——因為這共識背後仍有相當多的政治分歧。但毫無疑問的,自2014年來至今,以「台灣」之名來稱謂所身處之國家與國籍身份,已經成為了多數台灣人民的共識——而「中華民國」這一充斥著白色恐怖與軍事獨裁惡行的政治旗幟,也是國內多數保守主義者與中國國民黨所恪守的腐臭招牌。

我們馬克思主義者絕不應該無視「中華民國」這一政治招牌在其擁護者之中與「親近中共獨裁」、「反對性別平權」、「擁護核四」等保守主義政治主張的內在聯繫。

韓國瑜支持者突出的政治圖騰特徵便是「中華民國國旗」。圖片來源:AFP

若比照國外的政治實例,,我們可以這樣形容:擁護「中華民國」這一旗幟之人,若不是出於某些少有的拜物教與無知謬想,那麼其實在許多方面皆可類同於支持川普的美國保守右翼群體。

在懷有社會進步願景與理想的群體之中,對於「中華民國」抱持好感的意識形態是極其少見的——就像在美國的進步群眾之中,絕對難以見得揮舞美國南方邦聯旗之人。令人惋惜的是,在台灣國內能夠體認到美國邦聯旗與中華民國國旗背後擁護者之政治傾向的相似性之人或團體,為數並不多。在台灣的政治局勢與立場之中,支持兩岸統一或台灣獨立、認同「POC」或「ROC」或「TW」,絕不是一種價值均等的選擇題,背後乃是蘊藏著不同的政治傾向與實質意義。

在上述的說明中,相信讀者已經能夠明白,作為推動社會進步與反壓迫、反剝削抗爭的馬克思主義者,是絕對不能夠在這一政治問題中採取模凌兩可、含糊不清的立場。而正確的答案也只有一種正確組合,那就是「TW/台灣獨立」。

 

我們對「台灣獨立」的支持與主張

在我們所身處的這個時代中,作為基本民主權利之一的「民族/住民自決」仍未在這個世界資本主義制度下得到滿足與完成。出於不同的歷史因素與緣由,在這世界的許多地區、民族之中,仍存在著鮮明、強硬、堅決的民族獨立心願甚或群眾運動。可以說,民族解放鬥爭,仍是這一個時代中不可忽視、必須重視的政治任務。

在我們所身處的台灣之中,「台灣獨立」這一政治傾向主張,也早已成為好一部分台灣群眾的政治心願。「台灣獨立」這一傾向主張,又可分為兩種政治層次,廣泛的來說,是不要讓「台灣」淪為中共獨裁政權的領土;更深層且更為進步的,則是主張要以「台灣共和國」來取代「中華民國」。

圖片來源: Sam Yeh / AFP

對於我們國際社會主義前進而言,自詡為馬克思主義者的我們所支持的「台灣獨立」,不僅僅只是不讓台澎金馬淪為中共獨裁政權的魁儡、附庸、領土,更包含著建立一個嶄新的「台灣共和國」。 

我們主張建立一個嶄新的「台灣共和國」,所要實現的是台灣這一民族/住民之群體的民主權利,更包含著對於各項民主權利的徹底落實。

在今天的「中華民國」政府之下,仍是殘存著許多黨國遺毒,不論這種遺毒是人還是法。從人而言,舊時代的黨國權貴其家族子嗣的政治影響仍甚是深遠,過去曾作為黨國獨裁統治之地方侍從的地方派系雖已不為侍從的角色,卻也仍把持著許多縣市地區的政治權力與產業——當然最近媒體輿論聚焦關注的台中顏家自是一例,卻也僅是冰山一角。從法而言,單單是禁止工會組織發起政治罷工與聯合罷工、集會遊行法尚未廢止,甚至是「中華民國憲法」之繼續存在本身亦是黨國遺毒的具體表現。

 

「台灣獨立」這一問題是左翼的試金石

對於「台灣獨立」問題抱持著猶疑不決、模凌兩可或敵視的態度,終將在臺灣的未來發展中被進步群眾所唾棄。有為數不少在台灣發表政論、參與社運、學術活動的泛左翼/自由派團體與人士,往往將「統獨」問題視為假議題、視為藍綠兩黨分裂台灣工人階級與基層群眾的工具、視為轉移群眾視野的標的,這樣的想法簡直荒謬至極——他們往往埋怨著台灣政壇被統獨/藍綠所主導、左右之爭上不了檯面。

但最根本的問題,是他們無力也無能提出一個明確且堅定的立場,而寧願把頭埋進名為孤芳自賞的沙子裡頭。對於台灣基層群眾與工人階級而言,對於整個台灣資本主義社會而言,統或獨皆是代表著截然不同的未來與遭遇,而所謂的「維持現況」,事實上僅代表著走向統一或者是獨立的動態過程。

如果智商具有正常水平、具備常識、皆能明白,台灣若淪為中共獨裁政權的領土,那麼不僅既有的民主權利將徹底喪失,生活水平也將受到巨大的衝擊與惡化——香港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然而,在追求台灣獨立的征途上,將有助於促使台灣的進步勢力與群眾為更徹底的民主權利與社會改良而打拼,並且在這過程中發展成(也必須)獨立於藍綠白之外的政治力量。如此才有可能不讓中共對台戰略贏得人心、不讓中共代理人成為政府首腦,並且有足夠的力量來以「台灣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

在當前的台灣社會內,統獨問題並不是單純的國族之爭或身份認同對抗,究其本質而言是「資本主義獨裁制」或「資本主義民主制」之爭。身為馬克思主義者的我們,要在這個反對獨裁制的政治戰場上建立一個守護既有民主權利,但不滿足於資本主義民主制的社會主義民主派[4],並推動一個真正能建立新共和國的群眾性左翼政黨。

 

「台灣獨立」是否就代表著兩岸戰爭?

過去與現在,許多輿論紛紛講述著一旦台灣真的「獨立」[5]了,這將很可能引來中共對台軍事戰爭。

但有趣且諷刺的是,端看如今兩岸的現況,身處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也早已是獨立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的另一主權獨立之國家,雖然它是憑藉著佔據台澎金馬與1950年美國的扶持援助才維持了它的延續至今。

也因此,若以台灣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對中共而言事實上也僅是併吞目標的更名改姓罷了——正因為如此,對於中國共產黨而言,不論是獨立於中共的中華民國抑或是台灣共和國,它一律視之為「台獨分裂勢力」。然而,中共之所以如此張牙舞爪的恫嚇威脅要消滅「台獨勢力」,乃是出於為維護其獨裁統治的民族主義權威與歷史包袱下的「不得不說、不得不恫嚇」——不承擔這個過去的歷史包袱,中共高層的權威將受到質疑與貶損,但若真要大動干戈的解決台灣問題,也絕對是一個愚蠢且招致亡國亡黨的舉動。

在我們看來,面對兩岸問題,中共高層常言道「盡最大努力追求和平統一,不放棄武力手段解決問題」。事實上僅有前面一句為真,後一句則為紙老虎的虛張聲勢。

在今日的世界時局中,姑且不論核子武器所帶來的「恐怖平衡」,單就中共的軍事實力而言,都遠不能壓倒性的戰勝在「中華民國台灣」[6]身後的美日等帝國主義勢力,也絕無可能不費代價的以軍事侵略行動就輕易拿下台澎金馬。

在中國共產黨的國家治理方針之中,最為關鍵的是維持獨裁政權的延續與不間斷的提升中國總體國力與普遍居民生活水平——這是使中共獨裁政權得以延續統治、收買民心,或將社會不滿壓抑在可控區間內的核心任務。

這也就是為什麼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高層會將「共同富裕」作為重要施政方針,將全面脫貧作為重點執政工作,將科技自主成長與打造製造業強國作為國家發展方向的原因。對於中國資本主義而言,要真正能問鼎世界霸權,它得先大舉提升居民文化與生活水平與成為世界產業鏈中的頂尖掠食者。

然而,中共若是冒險的展開對台軍事侵略,這將可能為中國的經濟、社會的安定、居民的生活與生存、獨裁統治的正當性,帶來巨大的衝擊與破壞。

這意思是,中共若對台動武,中國絕不可能安然無恙,必將付出重大的慘烈代價——不論是經濟的、政治的或人口的後果嚴重性皆然。由此可見,對台進行軍事侵略,完全有違中國的國家發展利益,也將給中國共產黨帶來災厄。

習近平或拜登都不是瘋子,沒人真的想開戰,雙方都清楚知道,這個代價最嚴重可以是第三次世界大戰。然而,雙方卻也絕不能率先示弱稱臣,自願放棄其勢力範圍與帝國權威。當前中美帝國主義衝突的本質乃在於國家實力與經濟、科技上的對抗競賽,而非訴諸於實實在在的「你死我活」。

進一步而言,台灣在世界資本主義供應鏈/經濟中所扮演的角色、在中美衝突中的重要地緣政治位置,以及作為美帝國主義忠誠且重要的附庸而言,台灣若是遭受中共軍事侵略,這對於整個世界資本主義——尤其是美國帝國主義而言——都是巨大的不可承受之重。

因此,對於美帝國主義政府而言,它們固然不想看到兩岸爆發戰爭,但如果兩岸爆發戰爭它也絕無避戰的空間,並因此被迫捲入這場將重創世界經濟的兩岸戰爭之中。

一旦局面如此發展,中國共產黨及其政權將因著對台軍事侵略行動而付出亡國亡黨的致命代價,甚至在戰爭還未完結前,已先爆發嚴重的內部分裂或政權垮台。

所以,擔憂恐懼著中共對台開戰的人們,恐怕是誤以為習近平與拜登都是蠢人愚夫,或者是嚴重低估了中美雙方高層的智力。簡單來說,中共對台開戰,最大的輸家將是中國共產黨及其政權,而整個世界、包含美國,也都將付出慘痛代價。

事實上,中共要能夠「統一&吞併」台灣,唯一合理且能制勝的戰略路徑,便是在其國家經濟實力與科技發展水平、居民生活水平上之各方面皆能強大於美國,形成新的世界霸主。如此,中共甚至可能不戰而屈人之兵,讓台灣自願臣服。問題是,中共帶領下的中國,真的有能力在科技、生產力、居民生活水平與經濟實力、軍事實力上都強大於美國嗎?以我們來看,在當前可見的未來中,這機率仍是很小的。

 

要一個什麼樣的「共和國」

在我們的政治主張與願景中,我們認為有朝一日必然能夠以台灣共和國憲法來取代中華民國憲法,將國名改為「台灣共和國」等等,這自是台灣社會與民主進程的重要突破。但即便如此,我們真正所要追求的「台灣共和國」,絕不僅是正名制憲、改旗易幟而已。

著名台灣獨立運動者「史明」先生,便是以社會主義台灣獨立之政治主張著稱。

我們認為,一個真正能讓每一個台灣人民都能夠成為這個國家主人(公民)的新共和國,不僅必須讓每一位台灣人民的生存與生活都獲得安妥的保障,並獲得充足的全人發展;更是必須消除現存的少數台灣人或外國人剝削、壓迫、掠奪大多數台灣人民同胞的社會關係,讓每一位台灣人民(公民)都真正的成為這個國家的主人,而不再是少數台灣有權有錢者的奴僕社畜。不能再讓一個嶄新的「台灣共和國」有如「中華民國」一般,是一個由少數政商權貴主宰的愚民社會。

以上這樣的願景要能實現,就必須使台灣社會的經濟收益與發展成果服務於台灣人民們的需要、投資於台灣人民的教育與專業技能、醫療、住房、養老等公共服務與保障。

使「整個台灣」成為台灣共和國公民的集體財富,而不是讓「整個台灣」淪為少數權貴的「社畜農場」[7],這樣也將使台灣社會的科技、生產力、經濟成長、文化水平、人民質素獲得巨大的成長——進而讓全體台灣人民都能真正的做一個人,做自己與這個社會/國家的主人,而不是淪為少數奴隸主的工資奴隸或社畜。

過去與現在,少數的剝削者、掠奪者合法竊取了絕大多數台灣人民的勞動成果與集體財富。未來,在我們所要追求的新共和國之中,台灣人民(公民)們將成為那集體勞動成果與經濟成就的共同主人,並由公民們民主的選任合適的領導者、管理者、專家學者、官吏,來帶領推進整個國家的進步與經濟發展。這就是我們國際社會主義前進理想中追求的「台灣獨立」!

這一個我們所追求的「台灣獨立」,將成為一個真正的「台灣公民」們與世界各國的基層人民、勞動者一同打造新社會、新世界的跳板。

 


[1]在爭取民族自決權與民族平等的歷史上,馬克思主義者的國際主義政策,曾鼓舞了無數受壓迫民族與殖民地人民,並帶領其對抗帝國主義/資本主義的壓迫。令人遺憾且惋惜的是史達林主義的崛起與蘇聯工人國家的官僚化最終扭曲了真正的國際主義、且使自身成為受壓迫民族解放鬥爭的阻礙之一。

[2]普選權、言論自由、結社與集會自由、思想與政治自由等權利。 

[3]毫無疑問,今日的中國共產黨絕非是一個共產主義政黨、也並非反資本主義的政治勢力,其前身在改革開放前也主要是一個維護該國官僚統治的史達林主義政黨,。出於維護黨國官僚統治延續的目的,在過去的歷史上它帶領中國社會從官僚計劃經濟走向市場經濟與資本主義。當今習近平所推動的共同富裕與對於部分資本巨頭的整頓,乃是藉由強力調節貧富矛盾、提振社會大眾消費力與生活水平,並將資金趨勢導向有助於中國走向「先進製造業強國」的產業領域之中,藉此來幫助中共獨裁統治得以相對穩定的延續下去,使中國帝國主義得到近一步真正的國力提升。

[4] 這意味著,不僅要捍衛資本主義民主制下的各項民主權利,更要進一步追求社會運作與經濟活動的民主化,保障每一個社會成員都能夠擁有體面的生活水平與相應的公共服務保障。

[5]在此意義上,意味著以「台灣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

[6]這樣的國家認同定性,出自於民進黨政府當前的中間政策,企圖以此在兩岸問題上突出台灣的主體性,但也不反對、不取消中華民國的存在。有別於「中華民國在台灣」論,在此定性中,台灣從「地區」之概念,上升為「國名」的一部分。

[7]一個由少數人壓榨剝削大多數人勞動成果,並壟斷社會財富、把持政治權力、替眾人決定明天、愚弄大多數人(社畜、工資奴隸),而大多數人(社畜、工資奴隸)的生活水平遠遠不及那少數人的資本主義社會。